狗万滚球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23 08:20:31 来源:工人日报

  

樟角路头至爪夷再也大道交通中断长达5小时,比平时的淹水情况严重。
樟角路头至爪夷再也大道交通中断长达5小时,比平时的淹水情况严重。

(威南10日讯)爪夷区于周六晚面对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洪水及暴雨侵袭,导致双溪堡家私村、爪夷村菜园路遭到大水淹没,水位最高达4尺,樟角路通往爪夷再也的联邦路段交通一度中断,至凌晨3时共有逾百户民宅受影响,救援队伍救出79名受困者。

据了解,水患是于周六傍晚6时先从双溪堡家私村开始淹起,洪水迅速涌入下游村子。这是双溪堡及爪夷村菜园路第一次发生闪电水患。

爪夷村在晚上7时发生闪电水患后,樟角路通往爪夷再也的联邦路段交通中断,至午夜才开放,道路使用者被逼转道,用南北大道的爪夷、武吉淡汶路段前往目的地。一些车辆误入急速上升的“水道”而抛锚。

除了严重灾区,其他地区如爪夷店屋、双溪爪夷、一些甘榜等,也面对水流入屋,受影响的民宅约逾百户。

洪水突然侵袭,导致许多停放在家门前的交通工具浸泡在水中。(照片取自脸书)
洪水突然侵袭,导致许多停放在家门前的交通工具浸泡在水中。(照片取自脸书)

至10日下午2时,淹水黑区甘榜西督还浸泡在水中,尚有58名灾民留在救灾中心。不过,水位已降至两尺内。

- Advertisement -

樟角路虽然是水患黑区,每逢大雨及河水高涨时期,都会引发大淹水,也会导致大道中断数小时。然而本周六的大淹水,却是历年来水位最高及水退最慢的一次。

双溪堡家私村共分左右两部份,中间隔着一条道路,遭到洪水淹没的是右边工业区,周六又逢公假,在底楼的办公室文件等物来不及搬移都浸在洪水中。

当双溪堡家私村的水位消退后,位于爪夷河的下游,在晚上7时开始泛滥成灾,淹水黑区的西督、樟角路头首当其冲。

这次洪灾,威省各区义消队加入救援,政府消拯局也出动多艘拯救船,把困在灾区的灾民载至救灾中心。

消拯局在爪夷县署礼堂成立行动中心,在第一波救援行动中,救出双溪堡甘榜内困在水中的2名成人及2名儿童,当时的水位高达4尺。当地通往吉打亚屡的路也中断一句钟,当时约有20户居民自行迁往安全区。与双溪堡村为邻的五公司村其中两间民宅居民泡在水中。这场闪电淹水也导致一些牛只泡在水中、猪只从寮舍跑出。

彭文宝巡视灾区及慰问灾民至凌晨4时。
彭文宝巡视灾区及慰问灾民至凌晨4时。

彭文宝:水位消退 部分灾民整顿住家

掌管槟州福利、爱心社会与环境事务的行政议员彭文宝针对媒体表示,周六晚爪夷区闪电淹水,水位在凌晨4时完全消退,情况也转好,部分灾区灾民已开始清洗及整顿住家。

据他了解,这次是当地最严重水患,水位也是最高的一次,很显然的是周六下午大雨不是这次大淹水的肇因,因水位高涨是从吉打莫达河起,然后影响下游河流。樟角双溪波雅的河堤也因这次的洪水再次崩堤。

他指出,至周日上午,爪夷河的水位还是处在高涨情况,还未恢复正常。

爪夷区遭遇历年来最严重的水难,灾民被救出灾区。
爪夷区遭遇历年来最严重的水难,灾民被救出灾区。

林扬杰:历年最严重 事发突然居民措手不及

爪夷村自愿消防队队员林扬杰说,这次的水灾是历年最严重一次,由于事发突然,受影响的居民措手不及。救灾队伍先把老幼送往安全的地方,而年轻的居民则守在家园。

“这次的水患太严重,所以特向威省各区的义消队求援。在灾后,还有很多善后工作,也要靠消防队的协助。”

陈育辉(右1):被救出后,有劫后余生之感。
陈育辉(右1):被救出后,有劫后余生之感。

获救村民陈育辉心有余悸

- Advertisement -

一名被救出的爪夷村民陈育辉(56岁)心有余悸地说,面对大水骤然升高达其胸襟,大有劫后余生之感。

他说,住家多年来不曾淹水,20年前的“拉尼娜”最糟糕的时候,住家只是水淹1尺半。昨晚约8时他见水位不退,赶紧将年迈的母亲载送往亲戚家,然后再返回住家垫高家具。

“正在忙着,突然水位骤升,我赶紧爬上高处,结果受困长达1句钟。当时我的手机恰巧没电源,以致许多亲友联络不上我,以为我已失踪。后来是被消拯局小舟救出。”

(责任编辑:百里钬嫔)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