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滚球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9 09:06:02 来源:工人日报

  

水患当天,屋内一片狼藉。
水患当天,屋内一片狼藉。

(槟城12日讯)亚依淡区再出现一个首次水患的“最冤枉灾区”,80年以来不曾淹水的亚依淡双溪马来由桥(Sungai Titi Melayu)河岸,在114当天遭遇大水患后,至今超过一个月半却不获州政府重视,至今尚有数户人家的家园里充满泥泞未能清理,居民不满指该区议员灾后不曾前往巡视。

早前不曾发生水患的亚依淡动物园路,疑因增设临时桥缘故而蒙受水患之苦,当地居民自嘲成“最冤枉灾区”。而亚依淡双溪马来由桥一带亦不分伯仲,疑因该河流疏于管理导致河床变浅后,当天水位暴涨14尺高,因此成为亚依淡第二个“最冤枉灾区”。

木制家具工厂自水患后,一直废弃至今。
木制家具工厂自水患后,一直废弃至今。

当地居民董清华(41岁)指出,从其母亲时代至今,其家族在当地居住已80年,从未面临过水患事故,即便是槟城915大水灾时,洪水并没有淹进住家,然而在114大水灾时,河流水位急速暴涨14尺高,只能眼睁睁看着洪水灌进住家。

他指出,当地有近200户人家居住,10年前市政局每天都派员前来清理垃圾和挖深河床,但在改朝换代后,当局的工友便鲜少出现在当地,只是偶尔前来该村修剪杂草或喷射蚊雾。他认为,疏于管理的河流逐渐堆满垃圾,加上逐渐变浅的河床是水患源头。

他也说,水患后许多居民日以夜继地清理家园,部分居民疲于继续清理,任由泥泞堆积在住家范围。他也指,在该区有一家制作家具的小工厂,在大水灾后隔天,虽然有员工曾前往清理部分工具和垃圾,但之后就空置至今,屋外堆满泥泞、木屑、木条、潮湿的家具和桌子,居民们都担心会滋生蚊虫。

- Advertisement -

“大家单清理住家里的泥泞和垃圾早已感到疲累不堪,再看看屋旁那堆放许多物品的仓库,多数居民选择暂时不去清理仓库。”

他透露,自经历大水患后,居民们每当出现大雨便会提心吊胆,不时望出家门观察积水是否有上涨的现象,甚至有人走到河流附近观察状况。

为了保护年幼的孙子,两老下半身长时间浸泡在水中。
为了保护年幼的孙子,两老下半身长时间浸泡在水中。

年迈居民无奈垃圾堆积 点名黄汉伟没现身巡视

当地居民万拉彦(71岁,退休警员)指出,他在该处居住已有33年,当天水灾时他为保护年幼的双胞胎孙子,遂将孩子放在位置较高的床上,而他与妻子的下半身则浸泡在水中数小时。

水退之后,垃圾全堆积在他家门外,两老看见此状倍感无奈。由于他的住家是位于该路最末端,水退时都会自然地将垃圾全堆积在家门外,所幸在水患的隔天,有数个非政府组织前来协助清理。

他点名行动党亚依淡区州议员黄汉伟,在水患发生后并没有现身在该区,甚至没在事后抽空前来巡视该区,仅在水患发生后的第三天,派助理来了解情况而已。他强调,黄汉伟没前来巡察自己的州选区,反而当地国会议员蓝卡巴及斯里德里玛州议员雷尔有前来看望当地印裔居民。

垃圾悬挂在竹丛上,犹如“许愿树”。
垃圾悬挂在竹丛上,犹如“许愿树”。

水位暴涨垃圾卡竹树 「许愿树」变「奇景」

双溪马来由桥出现“许愿树”?

民政党槟州州委陈嘉亮和槟州马青投诉局主任黄德亮,在获知当地情况后于周二前往该处巡视,在沿河一处发现竹丛的竹树上有挂满不少物品,远看犹如“许愿树”,当趋前一看时,才发现原来是水退后沿河漂流卡在竹树上的垃圾。当地居民也对此景哭笑不得,也不解为何当局不派员清理。

陈嘉亮受询时指出,该区在水患时水位暴涨,高达14尺高,因此垃圾都卡住竹树上,当水退后便出现这“奇景”。他直言,水患对当地居民而言是噩梦。他续指,或许该处位置相当隐秘,因此容易被忽略,倘若州政府能在该河采取治水工程,加深河床并改善排水问题后,便能避免再次发生水患问题。

- Advertisement -

他也倾听灾民苦诉,目前灾民迫切需要解决一些生活需求的物品,如添购新的电饭煲、床褥和食材物资,他表示将会尽力给予帮助。

黄德亮(左起)、陈嘉亮和董清华指出疏于管理的河流,是引发水患的主因。
黄德亮(左起)、陈嘉亮和董清华指出疏于管理的河流,是引发水患的主因。

黄德亮:尽力助遭遗忘灾民

另一方面,黄德亮则指帮助水患灾民不分政党,只要灾民获得帮助,对任何一方而言都是好事,因此他们会继续寻找那些被遗忘的灾民,尽可能给予他们帮助。

(责任编辑:周蝶耥)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