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滚球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1 05:13:39 来源:工人日报

  

被指发生虐童的孤儿院运作如常。
被指发生虐童的孤儿院运作如常。

(大山脚17日讯)“这是有心人蓄意破坏,小题大做!”

被指控发生虐待和毒打孤儿的收留中心负责人,今天通过电话受访时,否认上述指控。她说,她照顾这数名孩童已经有4、5年时间,跟这些兄妹们的关系很好,绝对不会如此对待他们。

她对自己苦心经营的收留中心被人冠上各项罪行感到痛心,并驳斥这是有心人的蓄意破坏,因为彼此私人恩怨而引发,目的就是要整垮收留中心。

对于45岁单亲妈妈方兰清的各项指控,她没有作出正面回答,仅表示小题大做。至于她所指的有心人是谁,她说,对方应该知道她所指为何人。她自称目前在泰国,预料今天傍晚就可回到大山脚。

明早,她会到警局备案和助查,再到福利局探望暂时寄养在那里的孩子后,再安排时间与媒体见面。另一方面,威中县警区主任鲁斯里助理总监在受询时,证实警方正在调查此案,基于此案还在调查阶段,他拒绝透露进一步详情。

- Advertisement -

义工照常看顾孤儿

尽管被指发生虐童事件,不过,收留中心一切运作如常,义工继续到来帮忙照料孤儿,热心人士也继续捐献日常用品和食品。

本报记者今早到有关收留中心查探时,发现不少热心人士还是如常到来捐助各项用品,而热心的义工也一样到来协助。不过,对于各项指控,一名义工以负责人不在,很礼貌的回拒媒体提问。

根据观察,住在收留中心内的数名儿童在义工协助下用餐。

这名女义工说,她在该收留中心担任义工已有多年,碍于负责人目前身在外国,她不便发言,并希望媒体能够等负责人返国,再向负责人了解。

 

幼女脚上留下被鞭打的伤痕。
幼女脚上留下被鞭打的伤痕。

方妈携儿申述遭遇

45岁的单亲妈妈方兰清于周日下午3时连同2名孩子,即从收留中心逃出的14岁儿子及幼女召开记者会,两名孩子现身说法,他俩在收留中心居住期间,多次遭院长及男看护员用藤鞭抽打。

收留中心没注册 章瑛:应依章申请

槟州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透露,她向福利部了解后,得知该收留中心并没有向福利部注册。

“任何有注册的收容中心都会受到福利部的监督,确保管理良好,中心员工受过训练。”

她说,有些人可能一开始抱着做善事的心态,为孤苦伶仃的孩童打造一个家,但是却没有向福利部注册,不了解经营收容中心的条规与管理准则,以致出现管理不善的问题,最终好心做了坏事。

她呼吁欲成立收容中心的人士必须依照程序申请和运作,任何疑问都欢迎向她的部门或彭文宝的部门寻求协助。#

彭文宝:福利局介入

另一方面,槟州福利、爱心社会和环保委员会主席彭文宝说,福利局在接获警方投报后,目前已着手调查针对该收留中心的有关指控。

他指出,当局已和受害者一家会面及了解情况,目前也正与非政府组织接洽,以寻找合适的地点来安顿8名已经撤离收留中心的孩童。

“当局将安排受害者到医院进行体验,验证是否有被虐和性侵的痕迹。”

同时,他已寻求槟州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协助处理此事,以提供受害者全面的照料。

逃亡少年及小妹 现身力证遭鞭打

14岁逃亡少年和小妹今午现身说法,力证他们在收留中心居住期间,曾多次被女院长和男看护员鞭打,还出示身上的旧伤痕证明。

该名少年说,他曾经被一名男看护员用藤条伺候,他承认是因为本身没有把功课做好而被打,只是对方下手太重,迄今身上多处尤其是手臂还保留旧伤痕。

“曾经有一次,院长指示男看护员用铁锤打我的手,女院长也有数次向我动手,只是力度不大,反而是该名男看护员,每次只要他一出手,身上一定留有伤痕。”

除了他之外,他也申诉跟他同住在收留中心内的8岁妹妹,曾经被藤条抽打背后。这名小妹妹的左右手臂和脚上,依旧清楚可见伤势。

黄友平:孩子被打哭诉 伤势证据已交福利局

(大山脚17日讯)被控诉涉及虐打孩童的收留中心的前财政黄友平,今天现身告诉媒体,他曾多次看到孩子身上有被人打过的伤痕,并把伤势拍下,交给福利局处理。

“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过这些孩子是被谁打,但是,有几个小孩在被打后有向我哭诉,我就有把这些证据拍下来,这包括从孤儿院里跑出来的14岁少年,也曾经被打过。我在离开前有叮嘱他,若日后有什么事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可惜,他却把我的电话给弄丢了。”

直到他得知小男孩从收留中心逃出来,他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因此,他今午联袂方顺兴和方兰清兄妹召开记者会,决定站出来会见媒体,把他所知道的说出来。

谈到去年杪在收留中心看管期间,因脑部积水而逝世的杨骏慧(17岁),黄友平说,这名少女在去世前曾从楼梯下跌倒而伤及后脑,可是,中心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将她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虽然他不清楚她的死是否跟那次跌伤有关,不过,他认为,若中心把她送入医院的话,事情可能不一样。

他透露,他与另外3名兄弟在收留中心创办不久,协助料理该中心的事务。至于他的财政职位也是由院长安排,他本身并不清楚怎么当上财政。直到1年前,他们4兄弟因与院长不合而离开。

离开前,院长有叫他们四兄弟签署协议书,要求他们在离开后,不可以胡乱在外头说收留中心的不是。不过,被他们四兄弟拒绝。

- Advertisement -

他说,本身虽然是财政,但是,户头上的往来都是由院长一人包办,院长很多时候会叫他在多张空支票上签名,他知道这种做法不对,不过,他还是在院长要求下签名。

至于现在收留中心的存款多少,他坦言不是很清楚。

 

(责任编辑:颜怛笼)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