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万滚球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5 09:28:59 来源:工人日报

  

吉隆坡福利局官员阿兹哈依斯迈(左)协助陈丽丽(右)填写残障人士福利金申请表格。
吉隆坡福利局官员阿兹哈依斯迈(左)协助陈丽丽(右)填写残障人士福利金申请表格。

(吉隆坡8日讯)民政党谴责双目失明华妇的男友自称“丈夫”为其向大众募款,呼吁大众停止捐款予陈丽丽,而民政将尽全力为她申请援助金。

谴责男友向大众募款

本报上周六报道一名39岁华裔妇女陈丽丽,在2014年7月间因遭遇一场掠夺案,导致双目失明,最终寻求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部的援助,并由该部副主任刘博文召开新闻发布会,道出陈丽丽这几年在公园颠沛流离的生活。

然而,这则新闻在社交媒体发布后,一名自称陈丽丽丈夫的男子彭俊义在该新闻报道的留言处公开个人银行户头,私自向公众募款,令人质疑其目的。今日,刘博文再次到访陈丽丽的住处了解详情,在探究后竟发现这名自称其丈夫的男子彭俊义其实是她男友,而陈丽丽虽然确实是有夫之妇,惟其丈夫另有其人,两人已经分居。

陈丽丽坦言,其实她23岁时,在朋友的介绍下,嫁给一名男子,然而这段婚姻并不圆满,其丈夫除了不愿意照料她,还在外偷腥。

- Advertisement -

“结婚后,我有了孩子,但他并没照顾我,对我很冷淡,还一直跟我拿钱,最后我也流产了。后来,我从朋友那边听到,原来他在外面有养小老婆,而且还不只一位,有‘中国婆’、‘泰国婆’等。

“我不能接受我流产,也不能接受他在外面有包二奶的行为。他绝情,我比他更绝情,因此我离开怡保,来到了吉隆坡。”

她说,来到吉隆坡后她认识了现任男友,也就是在社交媒体向大众发出募款留言的彭俊义。

“他(彭俊义)比我的‘前夫’好100倍,甚至1000倍!即使我后来双目失明,他还是不离不弃地照顾我。”

尽管陈丽丽口中不断称其丈夫为“前夫”,但据陈丽丽透露,她与丈夫尚未离婚,只是分居状态。

针对此事,刘博文批评陈丽丽并未告知实情,因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部尽一切能力协助,为其申请一马援助金和残障人士福利金,然而倘若因这些申请的援助金资料不实而遭拒,显然这是让该部白忙一场。

刘博文也谴责彭俊义私下在新闻报道留言处发表公开个人银行户头留言的行为,并表示倘若陈丽丽真的有需要到公众捐款的地步,那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部肯定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其个人银行户头。

“我们已经在上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明会协助陈丽丽申请援助金与残障人士福利金,因此不会通过大众发出募款的讯息。”

他呼吁大众停止捐款予陈丽丽,因民政党将为陈丽丽申请援助金及福利金。此外,在今日的探访中,刘博文也表示,有二名善心人士愿意捐助一笔款项予陈丽丽,以解决其生活费问题。

2名善心人士在阅读陈丽丽不幸遭遇的新闻报道后,愿意捐助一笔款项予陈丽丽(右2)。右为刘博文。
2名善心人士在阅读陈丽丽不幸遭遇的新闻报道后,愿意捐助一笔款项予陈丽丽(右2)。右为刘博文。

刘博文:申请若批准 每月至少可获200福利金

另一方面,配合今日的到访,刘博文也找来吉隆坡福利局官员了解陈丽丽的情况,并协助她填写残障人士福利金申请表格。

刘博文说,倘若这项申请批准,陈丽丽每个月至少可获得200令吉的福利金,倘若陈丽丽愿在做一些轻便工作,则每个月能够获得350令吉的福利金。

吉隆坡福利局官员阿兹哈依斯迈在了解陈丽丽的情况后也表示,陈丽丽绝对符合申请残障人士福利金的标准,惟其必须先取得残障人士卡,而该卡须先获得医生的证明,才可以发出。

“倘若一切资料备齐了,那残障人士卡在2小时后就会发出,那陈丽丽就可以向吉隆坡福利局申请残障人士福利金。”

- Advertisement -

他也提醒任何申请残障人士福利金的人士,每年必须更新资料,否则一旦停止更新,那援助金将停止发放。

“残障人士一旦获得这项福利金的批准,每个月就能够获得固定金额的福利金,惟这只是提供1年份的。如果1年后,申请者未更新资料,则来年就无法继续获得福利金。因此,我们提醒所有申请者,在到期的3个月前更新申请资料,以便来年能够继续获得福利金。”

另一方面,刘博文也表示,民政党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部也将为陈丽丽和彭俊义申请一马援助金(BR1M),以解决二人的生活费问题,并作为家用的补贴。

(责任编辑:巩梅憾)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